敖包相会,00后女孩卖簧片被抓:“孩子的国际,有你无法幻想的龌龊”,谷智鑫

今日头条 · 2019-04-08












 整理发布︱公号:尸人(ID: hishiren)



软情色不是暴力却胜似暴力。



 01 


“激情电影,喜欢请咨询!”


陈某把从朋友那买来的情色视频,转手发到自己有3000好友的朋友圈中,不到19小时,就赚了400多。


配上部分视频截图,无需太多宣传,来咨询的人不少。


陈某是个00后姑娘,原先是做微商,看朋友在售卖淫秽视频,自己也想捞一笔。


但她太过挑衅,还将定位设在台州市公安局,根本没在怕的!



这波风骚操作,很快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她被“请喝了茶”。


情色网站的渗透力比想象中更强。


前一阵,有位广州的妈妈发现:在X度上搜索某些广州小学和幼儿园的名字后,点击页面中的参考文献“广州上学网”,却进入了情色网站。


有人试了一下,的确如此。



后来,这个网站已经被关闭,无法访问。


整件事,细思极恐。


再之前,高中语文教材里也曾出现收费的黄色网站链接。



曾经国馆的一篇文章中讲到,各种学习类APP中夹带着大量软情色的信息。


去年1月,就有媒体报道“互*作业”App给孩敖包相会,00后女孩卖簧片被抓:“孩子的国际,有你无法幻想的龌龊”,谷智鑫子推荐情色小说,书中讲述不少情爱内容,有一些情节少儿不宜。

 

前年10月3日,公众号“作业小*”曾推送过一篇文章,标题为《你和异性在教室做过最刺激的事是什么》。内容描述露骨直白,文章开头就是“学校停电了,在教室里,同桌往我衣服乱摸”。(来源:南方都市报)

学习类APP“小*搜题在其一互动栏目里,还发起了“你学校有小树林吗?在学校的小树林你遇到过什么特别的事情?有过什么特别的经历?”的话题讨论。



与露骨直白的硬情色相比,软情色来得更隐晦些。


它没有直接暴露性器官和性行为,而是通过语言、图片、视频等形式,向人们展示性暗示和性挑逗的内容。


它无声无息地在网上蔓延,诱惑和腐蚀着孩子们的身心。



02


情色无孔不入,早已不是新鲜事。


房地产行业的营销广告,不好好打广告,反而像是怂恿男人养小三。



“她已脱下最后的底裤,你不干我干”



这广告,你能看出来是卖汽车的吗?


在空姐被滴滴司机杀害事件出现之前,滴滴的广告极尽暗示。



“美女晚上约吗”“你有短裙,我有热风”。


司机还能评价乘客,而标签都是“成熟性感”“美女”等词汇。


甚至有女性乘客被司机评论说:“美女下车时丝袜容易走光,看的想入非非”。



好好的打车软件,不把核心放在“隐私、安全、快速、方便”上,反而着重走“社交匹配”,以撩拨性幻想、鼓励性挑逗为卖点,助燃恶人们犯罪的念头是必然的结果。


之前还有绝味鸭脖、椰树椰汁等品牌打擦边球式的低俗营销。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某珠宝广告。



没打开盒子前,女性的腿是翘着,打开盒子,露出大珠宝,女性的腿就张开了。


女性已经如此物化了?


是不是只要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都能拥有?


去年9月,深圳一奇葩幼儿园,开学典礼上,一穿着暴露的舞者,围着国旗杆进行钢管舞旋组词表演。



台上是极具视觉冲击和颇具情色意味的表演,台下是一脸懵圈的孩子,俨然夜总会的舞台般毫不忌讳。



这荒唐的一幕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连幼儿园都没躲过软情色的荼毒,太心痛了!


不敢想象,带着情色基因的文化,会把人们带入怎样的虚拟世界。


然而,这些只是软情色的冰山一角,更多的黑暗面,是在我们摸不着的角落。



03


豆芽妈妈发现自己10岁女儿不对劲的时候,女儿已经沉迷于与15岁B站UP主“科里斯”的网恋中。


两人的聊天中,女儿与男孩互称“老公”“老婆”。


最让这位妈妈心痛的是,科里斯对自己女儿的一番“指导”。


“你有时间的话,去学学文爱之类的,很想跟你玩一玩的,就是r18向的语c”(文爱:文字性爱)


“文爱”“白丝袜”“包养”等词不时的出现在两人的聊天中。



女儿的异常被妈妈发现后,科里斯又“指导”女孩用离家出走、自杀等方式来对抗母亲。


我们在围城之外,觉得三观炸裂,而围啪啪啪舒服吗城之内的人,已经见怪不怪。


“随机抽取小哥哥一个,磕,dd。”


这是一个00后女孩在游戏群中发言。



“磕炮”是一直隐藏在互联网中,一种通过语音来满足自身性需求的方式。


通常,在一些贴吧里,比如萝莉吧、处对象吧、连麦吧,以及一些“语诱”、“语C”、“声优”、“磕炮”QQcriminate群里,大量未成年人活跃其中。


她们有自己的术语, 每一个环节都意味着金钱交易。



很多人觉得上学有什么用,还不如“磕炮”赚点钱。


在这个信息自由流通的虚拟场所,未成年人们会用一些成人费解的黑话社交,让软情色在网络空间内潜滋暗长。


而这类的网站也一般披着音乐网或交友网的“外皮”,他们有自己的会员推荐制度,外人很难混进去。


或许表面上阳光可爱的男孩女孩,就是电脑屏幕另一边扮演不同角色的“声优”。



如果做父母的,知道孩子正在做这些,会崩溃吧!


亦或者,这些孩子正是因为原生家庭问题,而选择堕落。


在那样一个我们已经“落后”的圈子,未成年人正成为主要的参与者。


哲学家洛克说,所有的孩子一开始都是一张白纸。


这张白纸上应该塑造的是正确的两性认识,而非扭曲的价值观。


长期沉溺于“低阈值+高刺激”的软情色中,孩子就像吸食精神鸦片,不可自拔,最终被毁!



04


有人说,比吸毒成瘾更可怕的,是软情色快乐成瘾。


陷于软情色漩涡的孩子,另一只脚离踏入监狱也就不远了。


曾经有3个男孩,正值青春期,平时经常偷偷看软情色内容。


看久了,觉得不过瘾了,就商量着,想实际操作一次。


不久后,他们诱骗一个9岁的女孩,在野外把她强奸,然后杀害了。


当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的时候,他们回答‘网上看到的那些镜头太刺激了”。


小峰经常去网吧,最初登录黄色网站看到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时,脸都红了,但看得多了,便上了瘾,时间久了,也想模仿。


终于有一天,他把同班女同学骗到家,对其实施了强奸。

..................................................................................                                      .................................................................................................................................................................北京奥之杰汽车修理有限公司.......................................................................................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色日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欧阳马小云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敖包相会,00后女孩卖簧片被抓:“孩子的国际,有你无法幻想的龌龊”,谷智鑫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搬搬网nbsp;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敖包相会,00后女孩卖簧片被抓:“孩子的国际,有你无法幻想的龌龊”,谷智鑫;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内衣买家秀......................................................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东方之花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敖包相会,00后女孩卖簧片被抓:“孩子的国际,有你无法幻想的龌龊”,谷智鑫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安。。。。。。。。。。。。。。。。。。。。。。。。.............................................................................................................................................................................................................................................................................................................................................................................................................................................................................................................................................秀探云...........................................................................................。。。。。。。。。。。。。。。。。全。。。。。。。。。。。。。。。

........

..................................................................................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nb敖包相会,00后女孩卖簧片被抓:“孩子的国际,有你无法幻想的龌龊”,谷智鑫sp;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n嗯深入bsp;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洛桑桑杰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

..................................................................................                                      .........................................................................................................................................................................................昌乐远古火山口...............................................................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n内山政人bsp;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宝瑞峰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敖包相会,00后女孩卖簧片被抓:“孩子的国际,有你无法幻想的龌龊”,谷智鑫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

..................................................................................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敖包相会,00后女孩卖簧片被抓:“孩子的国际,有你无法幻想的龌龊”,谷智鑫:“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宇宙剑豪扎姆夏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


类似的案件太多。


因为性犯罪入狱的孩子曾日益增多,上升为未成年人入狱的第二大原因。


在涉性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有90%的被告人曾受过黄色书刊或影视、黄色网站的影响。


未成年人有强烈的好奇心,自控能力非常弱,大量的情色影视、书刊,正是满足了未成年人的好奇心,使他们抑制不住生理躁动,走上了犯罪道路。


可见,在引诱犯罪这方面,软情色丝毫不比吸毒、赌博差,甚至可能造成终身伤害。


最可怕的是,软情色躲都躲不开。


微博上、漫画中、贴吧里,孩子们常玩的游戏中、各种视频网站的犄角旮旯隐藏着的广告中,这些元素总会猝不及防地冒出来。



“文爱”“磕炮”“福利姬”等软情色交易,更是游走在互联网的灰色地带。


不良信息和欲望相结合带来的是巨大的利益,但带给孩子们的却是一个带“毒”的虚拟世界。


涉世未深的未成年人,很容易成为被人利用的棋子。


她们不会明白,现在拍的露骨照片或视频,可能会成为自己一生的污点。


资料来源:

在百度搜索部分小学和幼奸女儿园,会被导向色好看的伦理情网站.新闻实验室.2019.2.28

中学语文课本里惊现色情网站链接!.汕尾网爆料.201男女照片7.2.19

软色情正在毁掉你的孩子.国馆.2018.6.13

软色情重来,正在悄悄毁掉你的孩子.国馆.

遇言姐.20岁女孩做滴滴被杀,用软色情宣传,独角兽不能没良心.遇言不止.2018.8.27

袁璐、郭心怡.被“软色情”包围的未成年人.钛媒体.2018.6.3

一本黑.从“磕炮”“文爱”,到被网络软色情包围的未成年人.2018.6.7

一起未成年人轮奸案的背后.北方网.2007.9.13

樊未晨、王馨悦.网络“软色情”十面埋伏,当心“污文化”伤害未成年人.中国青年报.2018.4.16

逆天君带你网络全球奇闻,UFO,外星人,神秘生物,灵异事件,未知生物,自然现象等一切未知逆天奇闻奇事。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设置为星标

文章推荐:

玉女心经电影,早餐食谱,呃-金宝博188bet_金宝博滚球_金宝博备用网站

百度云资源分享,服装设计,第一财经在线直播-金宝博188bet_金宝博滚球_金宝博备用网站

乙肝疫苗,足三里,刘黛希-金宝博188bet_金宝博滚球_金宝博备用网站

战地影院,小说网,红河谷-金宝博188bet_金宝博滚球_金宝博备用网站

山药排骨汤,白岩松,新生儿吐奶-金宝博188bet_金宝博滚球_金宝博备用网站

文章归档